联系我们

娱乐综合资讯网

联系QQ: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

销售直线:

网址: http://www.52ltw.com

邮箱:

地址:

八卦新闻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八卦新闻 > 列表

    观众质疑《生活广角》作假 节目演真人秀惹争议

    作者:www.happykaoyan.com 来源:中国考研考试网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7-10-06 09:49

     
    观众质疑《生活广角》作假 节目演真人秀惹争议
     
     
    2005年01月15日03:26 北京娱乐信报  
     
    点击此处查看其它图片 赵川 信报记者 张 越/摄

      前不久,读者徐先生打电话反映说:“著名谈话类电视节目《生活广角》栏目作假,用演员冒充真实事件的当事人。我一直非常爱看这个节目,但有一天我居然在里面看到了一个认识的演员!他模仿的那个所谓‘当事人’和他的生活丝毫不沾边。”

      据了解,《生活广角》是一档情感类的谈话节目,一些遇到生活困惑的当事人会被  
     
     
         
     
     
    邀请到演播室披露他们的遭遇。

      在《生活广角》里,节目主持人和一些特约观察员往往会对当事人进行细致的调解工作,其中还常会有两个当事人在密室独处私谈的时间,这些也会有选择地在节目中播出,并在屏幕上出现“本段录像当事人同意予以播出”或者“当事人不同意播出”的字样,给人一种非常纪实的感觉。读者徐先生说:“就是由于这种纪实的风格让我对这个栏目非常关注,但现在我却有种很荒诞的感觉,感到作为观众我受到了伤害。”

      得知这种情况,记者迅速与《生活广角》栏目组取得了联系。虽然栏目组正为春节特别节目忙得不可开交,但该栏目制片人赵川还是答应挤出时间接受采访。昨天上午11点,记者在栏目组见到了也同时担任着《生活广角》主持人的赵川,在以往的节目中,他稳健的作风和机敏的反应能力得到许多观众的喜爱。昨天,面对记者提出的许多颇为“敏感”的问题他显得十分坦率,在照进室内的灿烂阳光里,他语速很快地说话,脸上带着一些孩子气。

      记者(以下简称“记”):《生活广角》是什么时候推出的?

      赵川(以下简称“赵”):最早在2002年2月份就有了这个节目,是周播。当时是生活解析类的节目,更多关注的是欧Ⅲ标准啊、自驾车游啊这些话题。到了2004年5月,我们借鉴了一个日本的节目进行改版,那节目很像现在国内的《人生AB剧》那种格式,但是节目改版后一直都不见起色。去年7月20日左右,我开始做这个栏目的制片人,以前我只是主持人,确切地说现在的《生活广角》是去年8月3日正式推出来的,我们从去年7月份做了全新的方案,借鉴了国内外很多节目的元素。

      记:有读者反映说节目有用演员“造假”的嫌疑。

      赵:你说的这个问题有一定历史成因,过去的《生活广角》定位在对生活事件的理性分析、评论上,现在的《生活广角》是在揭示和帮助,定位完全不一样了。过去的节目在分析某个事件时,我们拍摄的小片全是演的,编导都会参与其中,而现在的节目我们是以真人的讲述为主的。

      所以在我们做节目初期的时候大家很不适应,也有许多当事人不愿意来的问题,怎么打消他们的顾虑呢?我们就请当事人到我们节目组来,在一个摄像机面前说他们想要说的话,我们全部记录下来。之后,我们会找一两个演员看,研究分析当事人根本的诉求点。前几期节目是这么操作出来的,但是我们在演播室的操作进程和当事人讲述的进程是同步的。

      记:刚才你说的操作方法能再解释详细点吗?

      赵:我们管初期做的那些节目叫备播,当时有这样的考虑,如果计划好的节目做不下去了怎么办?无法播出了怎么办?所以在前期我们就存了这样一批节目,大概有15期左右,我们现在手里还有8期左右这样的节目,就放在这儿,如果一旦真的当事人来不了节目没法做,我们可以把它顶上去。而且当时我们没有底,不知道市场对这类节目的反应怎么样,观众认不认可,当事人能不能来。

      记:那就是说是演员演的了?

      赵:是,但我们有个前提,就是节目全部都是真实的故事,不是我们自己编的。

      “当事人”说话:观察员好像也不知道

      根据徐先生提供的线索,记者找到了他说的那个演员小马(化名),小马透露说,在去做节目之前先会拿到一个当期节目的大致框架,现场很多东西就靠我们自己发挥。接这个活儿之前,剧组的人也没和我签过任何保密协议,也没有太多嘱咐什么,反正没人很明确地告诉我什么。小马说,自己录的那期节目非常顺利,没怎么打磕巴就下来了,在现场,编导不会让我一遍遍地排演。

      当记者问到节目中的观察员们是否知道他是“假当事人”时,小马说:“好像不知道,因为录节目后还有观察员询问我目前的生活处理得怎么样了等等。录节目前,剧组没跟我说过这方面的情况。”线索人徐先生 本版撰文信报记者 大鸣  

    这是上周末播出的《爱,让我遍体鳞伤》,记者询问“当事人”是否演员时,赵川说会出示给大家…… 信报记者 大 鸣/摄

      “情景再现”压在屏幕左下角

      赵:我介绍一下我们的工作流程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我们有三条征集线索的途径:有信箱,里面有大量的求助信;有热线电话;另外还有被看过我们节目的朋友拽过来的当事人,通过这些编导得到线索和他联系。

      记:当初非要用演员不可吗?

      赵:其实我们的节目改版后开播不到一个月就有了场官司,当时当事人录的节目播出了,他却因为觉得有压力反悔了,要求我们精神赔偿。结果在海淀法院起诉,最后败诉了。这种情况没法避免,有时候我们播了上集,因为当事人打来电话不同意播出,就播不了下集了,后来好多观众打电话来说,你们别叫《生活广角》,叫《下集不播》吧。我们编导现在都不敢做系列节目就是这个原因。原则上,只要我们的节目没有进播出线,当事人只要打电话来我们立即就会撤掉节目。

      当初这么做我们也有考虑,第一我们不是新闻节目,是在做一个情感节目,而且当时改版是一个尝试,都怕没有节目可播,我们没想到在短短三四个月的时间里会被这么关注。而且我们用过备播的那些节目,很多当事人看了都非常满意,比如说有对夫妻都因为自己的考虑不能出镜,但非要依靠我们这个节目解决问题不可,我们就把两个人的谈话都录了,先让他们在底下录一场,预演一次。出来以后我们分析他们最核心要解决的是什么,然后再……

      记:现在这些备播还在用吗?

      赵:现在节目量上去之后,素材源源不断地来了,基本不用这个形式了,用了以后太累了,反而增加我们的工作难度。其实现在愿意出镜的当事人我们已经忙不过来了,你看我们办公室里没有编导,全在外面采访。

      记:但有个问题,备播的节目好像没打出提示。

      赵:可能大家平时没有注意,我们有个提示叫“情景再现”,你会发现压在屏幕下方那个钟表的下面,有个“情景再现”的标记,我刚才说的那类节目都会有这个标记。

      记:这个标记始终出现在节目中吗?

      赵:我们在画面进出演播室和播小片的时候都会有,我们的要求是不低于5次,单次不低于15秒。这里有一个技术操作规范的问题,这个我们在节目开播之初就有认识。

      记:但是我看这个节目时从来没有发现过。

      赵:坦率地说,我们都是做传媒的,这个做法完全是在法律和良心上……做了一些处理吧,你可能得特别盯着看,我们是做片子的就一下能看清楚。

      记:其实观众可能需要的只是有个明确的“情景再现”提示。

      赵:像我说的,其实我们已经贴了,如果观众明确地说看不见,我们可以把它加明显一些。因为我们做节目的目的也不是说要愚弄观众,只是给大家展示一个真实的生活。

      记:我们得到线索的那个演员说好像嘉宾也不知道……

      赵:嘉宾有大量的信息在开策划会的时候就已经明白无误地知道了,只不过我们在录棚的时候想要保持一种真实的感觉。尤其是刚开始做的时候,心里没底,要尝试、揣摩。我觉得这是不必要和演员去说的问题,属于操作环节上的事吧。

      记:但如果这种做法有观众提出来接受不了,你们什么态度?

      赵:我们做节目就是做给观众看的,之所以比较看重观众的感受就是我们认为不能失去观众。观众说不能接受,我觉得有个简单的方式,我们可以给大家做一个全面的公布,比如说我们大量的工作在做什么,知道这个比率然后观众再评价是真演还是假演。最初我们确实是不便于这么说的。可以非常坦率地说,现在大家再看我们的节目应该没有什么顾虑了。信报记者 大鸣

      观众反应:从没把节目当作秀

      《生活广角》拥有广大的观众群,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一些观众每天到了晚上8点半都要守候在电视机前收看该节目,很多人还会对节目中的当事人和情感纠葛进行讨论。一位观众甚至对自己的女儿说:“将来你再和你妈吵架就到《生活广角》里说说理去,让专家给你们分析分析,没准从此以后你们就再也不发生矛盾了。”收看《生活广角》的观众普遍认为,该节目收集了百姓生活中的热点问题和典型的家庭矛盾,比如再婚家庭的生活、继父母和孩子的关系、老夫少妻的现象以及独生子女的教育。

      大部分看过《生活广角》的观众都表示,从来没把这个节目当成“作秀”,几乎所有观众的态度都很鲜明:“我们看这种谈话节目,就是喜欢它的真实性,喜欢从这种节目里吸取处理矛盾和问题的经验。”一位中年观众告诉记者:“我看这个节目的时候特投入,如果哪次专家解决了当事人的矛盾,我都能高兴一晚上。有一次看到一个女孩离家出走,父母好长时间找不到她,我这一晚上都挺揪心的。”

      但是,当被问及如果节目中的当事人是演员怎么办的时候,被采访到的观众普遍感到诧异,甚至有些激动。

      不过仔细想想,做这种节目也真难为他们了,如果当事人临时变卦了或者有什么意外情况,电视台总不能光播雪花啊,报纸还不能开天窗呢。我要是编导,就是临时揪个场工来也得赶紧救场。 信报记者 王菲

    赵川 信报记者 张 越/摄

      那15期节目给我们埋下隐患

      记:我们采访时几乎所有观众都说没想过有演员的事。

      赵:有过这样的情况,两个人其中一个同意上镜,但另外一个不能来,但一个人在那儿讲不会有人看,因此我们尝试了这样一种方式,就是拍摄一个小片,小片里是当事人的同期声,然后找两个人来演,当事人就打电话来说不能接受。我们说为什么呢?我们只是用了一种记录手段,我们需要给观众一个对等的信息,我觉得这不属于情感欺骗。

      大家会有误区,这其实也是最初做这节目时最担心的,就是中国人肯不肯家丑外扬。但现在我觉得当时我们对大家没有一个充分的考虑,实际上北京的观众已经非常开放了,他完全可以上节目和你去谈,只是因为当时没想到,我们才存了一批节目防备万一。如果说因为节目没法播出,我们就拿存的节目顶上去,观众觉得那个是有伤害的,我觉得是可以承认的。从媒体的角度来说,前期准备的那15期节目实际上给我们埋下了隐患,现在我们有的时候有重播,就是这个原因,我们不太愿意用那15期节目了。

      记:你们自己压力也很大。

      赵:对编导来说,我做了9个是真的,有一个是备播的,就好像我在说谎,都有很大的心理压力,我们很多编导在年度工作总结时都提到这点,这个组的编导平均年龄还不到30岁。另外,有很多当事人不停地给编导打电话,说刚调解好回家又吵了,还曾有个当事人,那天早上8点多都送上播出线了,他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说这个节目不能播,节目录完后他们家的纠纷出现转机了,他又觉得播出去有伤害。但那时我们已经撤不下来了。为这事,我们一个编导做他们的工作就做了一个星期。

      不知道《回家》那期你看了没有?那期是完全真实的,我们制作了1个半月时间,过程中编导、当事人和他母亲,包括我都吃了速效救心丸,大家倾注了大量心血,当时这个片子反应非常大。所以编导面对那些真人真事的工作压力已经透不过来气了,再加上节目转型之初做的15期备播留下的阴影,压力很大。

      所以“情景再现”的标志我们也是考虑如果清晰地打上去会影响我们所有真实的东西,我们心里会很不舒服,所有编导的努力可能会因为它完全没有了。所以我们选择了打上去,但如果不是特别注意的人你看不到。

      记:你们会和所有当事人签协议吗?

      赵:和每一个人都有(赵川拿出一份协议样本,其中除对当事人讲述的真实、客观性有明确约定外,还对是否同意拍外景、用真名、以正面出镜等等细节做出约定)。

      记:现在热线电话中愿意出镜的比例是多少?

      赵:现在,编导知道热线内容后认为是好选题就马上去拍,请到演播室录,然后播出,这样的“成活率”可以达到99%,就没有了当事人过一段又不参加了的情况。信报记者大鸣

      制作公司总裁:我们是不得已而为之

      昨天记者采访了制作《生活广角》节目的银汉传播的节目总裁胡先生,对于在节目中聘请演员来出演当事人,他也表示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“中国有句俗话叫‘家丑不可外扬’,谁也不愿意把自己家的丑事说出去啊。刚开播的时候,当事人不愿意上节目成了我们所面临的最大问题。向我们诉说他们的故事时,还都是很愿意的,但是一提到要上电视,很多人都拒绝了,毕竟中国人还是比较传统的。所以我们也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采取了用演员的方法。”

      胡先生告诉记者,现在节目已经播出大半年,在早期的时候大概有30%的节目是聘用的演员,但是他也强调故事绝对是真实的,从该节目播出第一期到现在,每期讲述的故事都是真正发生在老百姓中的,只是由演员在屏幕中表现出来而已。

      但是随着该节目的热播,在很多人心目中已经有了一定的影响力,加上考虑到当事人的利益,节目策划人员也启用了当事人戴墨镜出镜,或用马赛克遮挡脸部的方式,使得很多当事人同意出镜讲述自己的故事。胡先生说,“到现在,我们可以保证一月内最多只有三四期是请的演员,不是当事人本人。”

      记者也提议,既然是请演员来表演,如果注明“由演员出演”,让观众知道是否相对公平一些。胡先生也解释,“我们的节目不同于《雾都夜话》等栏目,公开表明是招演员出演的,《生活广角》中大部分是当事人本人出演,我们就是想给观众营造这种真人讲述真事的环境来感动他们。”胡先生告诉记者,来《生活广角》解决问题的人中有60%得到了圆满的答案,“当面说清楚了事情也就解决了。”信报记者 吴冬妮

    《生活广角》节目组专用的密室。 信报记者 张 越/摄

      春节将播出《密室背后的故事》

      记:听说《生活广角》取得过2.7的收视率。

      赵:如果今年没有换时段的话,这个记录可能早就作古了。现在我们节目调到晚上8点38分播出,要和电视剧争。我们在自己频道里面排名基本稳定在第5、6名,顶多7、8名,在北京地区同时段的所有节目排行里,我们现在排在50位以后,过去晚上10点05分播出的时候能排进前十,我们的周末版基本能保持在前20位的位置。

      记:现在电视台做节目或多或少有一些安排,你怎么看?

      赵:我们和国内的谈话节目最大的区别是,我们不安排,你想说什么说什么,最后都可能动刀子,因为这种情感的东西,两个人要打起来我根本控制不了。有个节目在演播室里我们录第二次才成功,第一次真打起来了,我们编导拉的架,然后分头和他们谈。过了半个月以后,俩人想明白了,再来。 

      记:有时候觉得现在有些人的开放程度让人惊讶。

      赵:不是这样,这个节目之所以老百姓关注,是因为很多普通百姓面对困惑很无奈,不知道怎么办,他们没有渠道和途径来解决。我们这里就变成他们宣泄的一个途径和渠道了。不是他们开放。我举了例子,60多岁的老人为什么要来我们这儿征婚?不是开放,是无奈,很多婚介所骗他,被骗几次以后,他就要去值得信赖的地方,于是就来了我们这儿。

      其实那些当事人让我尊重和感动的地方是,他通过“出卖”自己的隐私获得了帮助——如果可以叫出卖的话,但是我自己不觉得他有出卖的意思。对我们来说通过做节目能够让更多的人了解一些东西,其实情感的世界里有很多面是我们不了解的,看了别人的生活会对每个人有启发和帮助。可以说是双赢吧。

      为什么这个节目一直不做宣传,做得非常低调,我觉得我们这个节目如果做大量宣传是往当事人的痛苦上撒盐,我们宁可不做这样的宣传。

      包括你问的那些问题,我觉得没有什么可避讳的,我们会实话实说,我们在给老百姓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,心里要有一个特别坚韧的东西,要很清楚自己的比例是什么样,能不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。如果说你100%的是假题,50%的是假题,70%是假题,40%是假题……那你自己是说不过去的,良心上是受谴责的。

      在我们这儿,找演员录节目我们叫非常规操作,我们的编导如果做这么一期节目的话是要受处罚的。 

      记:在国外同类型的节目现状如何?

      赵:非常火,美国、英国、法国都有,当然他们和咱们的不太一样,比咱们更开放。美国有个节目是过去的一个议员在做,节目是带保镖的,现场会打得非常热闹,比如有个规定动作,现场观众投票的时候就撩衣服,是露胸露乳的,播出时要打上马赛克,但这是这个节目的一个标志。

      记:说说你们正在策划的《春节特别节目》吧。

      赵:形式上用曲艺的形式,我和主持人苏老师两个人说相声,我们想相声里面有一些元素可以借鉴过来,节目仍然是关注普通老百姓的生活,初一到初七分别有7期,其中6天是3个榜单,分别对2004年的影视、网络、音乐及娱乐这些排了三大榜单,因为我们发现在2004年所谓明星参与的重大新闻事件,它在情感方面和我们《生活广角》特别类似,不管你是明星大腕还是什么,当他遇到感情问题时都是一样的,人在感情问题上都是认祖归宗的。

      另外还有个50分钟的周末版,主要内容就是揭秘,《生活广角》录制背后的故事,我们叫《密室背后的故事》,是个谈话节目,里面有大量节目制作过程中的料会爆出来,现在大家比较关心的“你们是不是在用演员,在愚弄老百姓的情感”等等都会有大量的料给大家爆出来。

      记:会开诚布公地公布实情?

      赵:会。会非常鲜明地告诉你,会把当时的影像调出来给你看,比如那个“情景再现”的标记我们压在什么位置。 信报记者大鸣

上一篇:从保姆偷喝女主人母乳看家政行业的监管   下一篇:赵川重返《生活广角》 与韩晓燕共同携手(图)